不知道那十三个灰衣人和吴涛怎么会忽然

- 编辑:admin -

不知道那十三个灰衣人和吴涛怎么会忽然

个寒光闪闪的奇形钢钳,看来又奇特,又丑陋,又恶毒,又灵活。

没有人看见过他们伸出过左手,也汲有人看见过这种钢钳,现在这十三个人忽然同时出于,更显得说不出的诡异可怖。

十三个人的出手招式都很简单,用的好像都是同一种招式,可是每个人出手的部位都怪极了,配合得也好极了,十三个钢钳就好但是被同,一个机钮所操纵,十三个人就好像是一部复杂而精妙的机器。

寒光闪动间,十三个钢钳已分别向吴涛的左右足踝,左右膝盖,左右手腕,左右臂肘,左右肩呷,天灵,后颈,咽喉捏了过去。

就在这一刹那间,吴涛全身上下的关节要害都已在他们的掌握中,所有的退路都已被封死。

如果他是个木头人,立刻眈要被捏断,如果他是个石头人,立刻就要被捏碎。

就算他是个铁人,也禁不得这种钢钳一捏。

任何人都认为他已经死定了。但是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死了没有。

因为就在这一刹那间,大厅里的一百九十六盏官灯忽然同时熄灭。

灯火辉煌的大厅忽然间变得一片黑暗,非但伸手不见五指,连那十三个寒光闪闪的钢钳也看不见了。

有些人喜欢黑暗。

有些人只有在黑暗中才能做出一些他们平时不愿做不能做也做不出的事。

有些人只有在黑暗中才能思想。

在人类的历史上,一定有很多深奥的哲理和周密计划是在黑暗中孕育出来的。

但黑暗还是可怕的。

人类对黑暗永远都有种无法解释的畏惧。

黑暗中,如意赌坊中的人们在惊吼尖叫动乱,但是很快就平息了。

因为赌坊大厅中的一百九十六盏宫灯,很快就点亮了三十六盏。

灯光一亮起。大家就发现那十三个灰衣人已经不见了。

吴涛也不见了。

另外三十六盏宫灯燃起时,大家就听见赌坊的管事在大声宣布:“汤大老板已准备了一百坛好酒,一百桌流水席为各位压惊,今天到这里来的人,都是汤大老板的贵宾,不收分文。”

一百九十六盏宫灯全部燃起时,大家已经看见有人抬着洒菜鱼贯走八大厅,同时也看见刚寸溜走的那个小叫花提了个很大很重的包袱走进来。

没有人能在一刹那间同时打灭一百九十六盏宫灯。有钱了,所以拼命请客。”田鸡仔叹着气说,“灯灭了本来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也要请客。”

“这个人是谁?”

“除了这里的汤大老板还有谁?”

“好。”元宝伸起一根大拇指,“这位汤大老板还真有点大老板的样子,我喜欢他。”

田鸡仔又叹了口气,“你最好还是不要喜欢他的好。”

元宝当然要问:“为什么?”

“因为他一定不会喜欢你。”

“你怎么知道他一定不会喜欢我?”

田鸡仔本来好像是想说另外一句话的,但是临时忽然又改口说,“你的朋友忽然不见了,你连问都不问一声,像你这种不够朋友的人谁会喜欢你?”

“现在他虽然不见了,可是一定会回来的,现在我何必问?”元室说得很有把握,“等他回来我再问他自己也不迟。”

“你错了,”田鸡仔也说得很有把握,“你那位朋友不会回来了。”

“为什么?”

“一个人如果死了,怎么能回得来?”

元宝大笑,笑得弯下了腰,“你怎么想到他会死?如果这个人也会死,天下的人早就死了一大半。”

等他笑完了,田鸡仔才问他,“你认为他一定不会死?一定会回来?”

“一定。”

“你这包袱里是什么?”

“当然是金子。”

“你要不要跟我赌?”田鸡仔问元宝,“就赌你这包金子。”

“你的全部财产都已经借给别人,如果你输了,拿什么来赌?”

“拿人来赌。”

“好,”元宝说,“我跟你赌,如果半个时辰里他还没有回来,我就算输。”

田鸡仔也大笑:“那么你就输定了。”

谁也不知道灯是怎么会灭的,谁也不见?椎也不知道他们到哪里去了?

可是每个人都看见元宝提着个包袱走进来,“砰”的一声,往赌桌上一摆。

只听这“砰”的一声响,无论谁都听得出包袱里的东西是非常重的,就像黄金那么重。

这个小叫花居然真的拿金子回来赌了,这么多金子他是从哪里弄来的?

萧峻还坐在那里,坐的姿势还是和灯光熄灭前完全一样,脸上也还是和灯光熄灭前一样完全没有表情,就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一坛坛好酒,一盘盘好菜,已经开始一样样被送了来。

田鸡仔在摇头叹气,喃喃地说:“这